生鲜电商新战场短兵相接 mini店 VS 前置仓

餐饮
互联网
2020-03-30

  疫情期间消费模式的转变,使“宅经济”升温,生鲜电商们加速竞赛。盒马、永辉、沃尔玛、大润发等大型零售商超布局的生鲜mini店,正成为疫情之下的“新风口”。有业内人士预测,下半年,社区mini店或将成为生鲜领域的新战场。然而,mini店这种业态能否跑通,还需看企业能否释放盈利信号。

  日前,阿里巴巴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透露,今年盒马mini将加速开店,盒马的前置仓业务(即70多家盒马小站)将全部升级为盒马mini。这意味着,盒马mini在盒马小业态的竞争中胜出,成为主力,而前置仓模式则被淘汰。退出前置仓的侯毅表示,mini店是生鲜电商的终极模式。

image.png

  电商平台纷纷入局mini店

  提及mini店,最具代表的便是盒马和永辉。

  去年5月份,第一家盒马mini在上海中海环宇荟开业,商品种类超过3000种,生鲜种类超过1000种。在商品结构上,mini店取消了悬挂链,运营模式延续盒马的线上线下一体化,既可到店消费,也可配送,周边1.5公里免费送货。侯毅表示,盒马mini开业3个月坪效就能超过盒马大店、物流配送成本更低、线上订单超过50%,而且投资成本只是大店的十分之一,很快即可盈利,完全可以取代前置仓。2020年,盒马mini店将快速进入十几个中心城镇,大力拓展。

  另一边,永辉超市去年开出500多家mini店,通过与大店业态互补,在区域进行填空式布局,实现了整体业绩增长。永辉方面表示,mini部分门店已经实现了盈利,今年永辉mini将在布局不断中打磨、调整,成为永辉线上线下融合的重要交互场景。

  处于业态调整期的沃尔玛,也把小型社区门店当成今年的发展重点。数据显示,沃尔玛社区小店,在2019年实现线上线下双向增长,其坪效是中国超市平均坪效的两倍多。沃尔玛方面表示,2020年,沃尔玛社区店将加速拓展,有望成为未来重要的增长引擎。

  此外,大润发首家mini店今年将落户江苏南通,定位社区超市。选址紧密围绕社区,门面开间不低于16米,其中门店500米半径内居民在3000户以上,距离大润发、欧尚门店1.5公里以上。

  高鑫零售首席执行官黄明端表示,中小超、社区团购、重构大卖场将是大润发2020年的重点方向。而借助大润发中型超市、大润发mini社区店提升门店密度,也有利于大润发以“店仓一体”模式运营大润发优鲜、淘鲜达、社区团购等线上业务。

  虽然永辉、沃尔玛等零售巨头在入局mini店,但在侯毅看来大家并不一样———盒马mini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社区超市,而是盒马鲜生的社区店。以往传统超市社区的mini店停留在民生商品的品类规划上,是将大卖场里的商品进行缩小化。而盒马mini店更侧重于体验性商品,更侧重于半成品。盒马mini店不是单纯把大店做小,而是依托盒马鲜生的供应链、商品池、线上线下一体化、数字化能力,基于消费者数据运营、更具品牌性的新零售业态。

  前置仓暴露服务短板

  然而,也有另一种呼声就是前置仓。以每日优鲜、叮咚买菜为代表的企业,备受关注,同时也是资本追逐的热门。有业内人士表示,以前置仓为特点的生鲜到家电商春天已经来临。

  生鲜电商跟传统普通电商最大区别点是:生鲜电商客单价低;冷链物流服务要求高;损耗大。三个条件决定了传统的B2C模式不可行,而实体店的短半径配送业态,一种是线下mini店模式,另一种是前置仓模式。

  前置仓模式即在离消费者更近的地方,建立小仓库,由中央仓给小仓库供货。有业内人士认为,虽然前置仓成本投入较低,回收成本较快,但在流量、生鲜毛利以及损耗等方面的问题无法解决。不管是品类结构、流量、毛利率以及对损耗处理,在侯毅看来,mini店完胜前置仓。前置仓所具备的开店快、投资低等优势,mini店同样存在。但mini店存在的优势是前置仓不具备的。“因为距离消费者更近,mini店供应链效率和履约效率都更高,相比其他业态,客户增速等核心数据均表现出比较优势,疫情后的留客数据也更加抢眼。”盒马mini负责人倪晓俊表示,盒马mini在疫情中表现出了更强的服务能力,其模式已得到了充分验证。

  侯毅表示,从生意模式本身来讲,前置仓是投资入股、出售股权的伪命题,不可能盈利。前置仓最好的结果,是卖给一些需要本地化流量的公司。如今的mini社区店不是简单的社区超市,是一个新零售概念,是基于线上线下完全一体化的概念,基于消费者用户数据精准运营的概念,基于年轻消费者对消费的方便性、安全性、品牌追求的概念,是真正意义上第二个新零售的模式。

  峰瑞资本创始人李丰认为,生鲜与其他零售行业最大的不同在于,底层供应受到我国农业政策历史的影响,不容易标准化、工业化。此外,生鲜零售本质还是零售,本质上拼的是全链条的效率,因为每一个环节的毛利都不高。最终的胜者很有可能是能够尽量用全链条供应链效率,来应对尽可能多的用户场景需求的企业。

  高榕资本董事总经理韩锐表示,生鲜整个供应链条非常复杂,供给、人力、物流等环节充满了各种不确定因素,需要企业通过强大的运营能力去保证供给的确定性。在此过程中,执行力、组织力缺一不可。长期看,生鲜电商企业必须通过持续的、确定性的服务,获取用户的信任,再不断打穿消费者钱包份额,最终建成基础设施级的公司。

  整个生鲜电商市场,从需求来看,传统以菜市场为代表的主力供给,已无法满足新人群的需求,当下一线城市年轻人更愿意用金钱换取便利性;从供给看,传统生鲜供应链仍有诸多低效环节,正在技术和供应链的驱动下进行着深刻的产业转型。

  随着巨头发力mini店,前置仓业态面临较大挑战。疫情期间,前置仓企业生意暴增,但在服务能力上也暴露出不小短板。前置仓企业一边开始投资提升供应链能力,另一方面也在谋划自己的社区小店业态。 (王金臣  综合整理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