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雨最急处的高空高难抢修

国内
互联网
2021-07-27
云图片
云图片
云图片

7月26日正午时分,在今年第6号台风“烟花”侵袭上海之际,大家都窝在房间里躲避狂风暴雨,而在上海虹桥站站房顶部风雨最急之处,申铁信息公司上海机电工区员工徐伟伟和庞泽西穿着防护服和雨衣,身上绑着安全绳,在湿滑的站房顶部蹒跚而行。

早上时分,当徐伟伟巡检发现站房顶部排烟侧窗被大风吹开时,第一时间召集同事商量对策。侧窗极少出现被风吹开的故障,没有维修经验;检修侧窗需要爬到站房顶部,难度很高;外面肆虐的狂风暴雨,让难度和危险度进一步加大。“大风大雨要持续很久,如果不及时关闭,雨水飘进候车大厅,不仅会影响旅客的乘车体验,而且会导致地面湿滑,威胁旅客的人身安全。我上!”徐伟伟第一个冲在前面。大家纷纷响应,庞泽西的声音最高:“我胖,安全系数高。我来!”

脚下是湿滑的铝锰金属板屋面,耳边是呼啸的狂风暴雨,绑着安全绳,两位小伙子相互搀扶,终于摸索到故障窗户附近。1.5米宽,3.1米长的窗户足足三百斤,无论怎么努力,窗户都纹丝不动。“可能是气动装置坏了!”徐伟伟一边说,一边打开吊顶处的气动装置,发现气动管线接头松动,漏气造成气压不足,导致窗户大风吹开。他爬进吊顶,将接头螺丝拧紧后,才成功修复并把窗户关闭。整个过程持续了约两个小时,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,再尝试;无数次的摔倒,再爬起。

随后,两位勇士沿着站房顶部饶了一圈,将198扇排烟侧窗都仔细检查了一遍,才选择离开,此时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。他们在风雨的最前端战斗了整整五个小时,高空、高难、高险,都没有使他们退缩。直到走出站房顶的那一刻,才发现衣服已经湿透,双手、膝盖和脸颊早已发红,腿也软得站都站不起来了。(作者:钟钰;供图:王新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