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的雨

国内
互联网
2021-09-17

  丛璐晨

  入夏,深圳的天气愈发阴晴不定了。

  初至南方,住在前海南山区带着“中交一航”字样的项目驻地里,领略了深圳不缠绵、不多情、不温和、不冷清,甚至是有点狂野和粗暴的阵雨,总是栖栖遑遑地来了又去,带不来一川烟草,带不走满城风絮。

云图片

  曾经诗词歌赋里,雨水被赋予那么多诗情画意,“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。”“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。”在深圳,雨水实在无法令人起兴抒怀。它简单且奔放,与烟共生与云同舞。

  但夏日的天空变幻莫测。我常常喜欢站在项目驻地内,看夏日空中的两朵云在晴空追逐、交织。追逐是漫长的,总是在追逐即将有结果时,定睛却发现已穷尽目力所及,双双消失在了视野中;交织倒是短暂,像是街上匆忙交织的影子,重叠一刻,又迅速分离……思来想去,终究是两朵不同的云。

云图片

  不似来去随风的游云,偏偏有些云在夏日空中纠缠、碰撞,不断交换着积攒已久的、几欲流出的尘霾,他们共同孕育了夏天的雨,他们闪烁,他们呐喊,他们用闪电和惊雷打碎夏夜的闷热的烟寮,他们把游荡、追逐、交织和分离在这一刻肆意释放……一阵阵雨倾盆而落,云气弥漫,城市和云雾融为一体,高楼若隐若现,雾气在高楼间流动盘旋,城市恍如幻境。刺眼的闪电划破苍穹,紧接着总有雷声,阵阵炸裂在低空。雨滴重重地砸在地面,泛起数不清的水泡,倏忽而来,倏忽既往,晴空万里和暴雨倾盆的切换,经常只翻手的时间。甚或,白云和乌云在天空分庭共处,晴雨难测。遇着大风,风助雨势,雨点如子弹啪啪落到打包厢房上,声音震耳,把那一刻所有的不满通通释放,又稍纵即逝。

云图片

  这时的驻地内便热闹起来,三五人赤裸着上身冒雨堆放沙袋,几个旗手顶着雨伞狼狈地进行“降旗仪式”,穿着拖鞋的壮汉“趟水过河”关好办公区域的门窗……而我站在厢房外的二楼,在梦与醒的夹缝中留下记录,看雨为终日被烈日炙烤的驻地带来些许烟火气,反而成了人头攒动的最佳时刻。

  过不多久雨声减弱,阳光渐显,地面随着蒸腾的水汽迅速变干,仿佛这场雨没有来过。过去的不过又是一场轰轰烈烈、来去皆匆的夏日的阵雨。

  直到雨滴从珠尾顺伞骨滑下,滴落的又是一个盛夏的晴空。

云图片

  当雨季离去,夏也迟暮,又见晴空。在这个深圳的雨季过后,我开始对夏有了期盼。期盼雨中的朦朦胧胧、天昏地暗,期盼朦胧与昏暗中被锁住的时间和空间……在这个深圳的夏天过后,我开始对夏有了寄望。寄予春的是巧笑、嫣然和红霞,寄予秋的是眼波、流转和暗许。冬的冷寂不愿回想,希望夏可以给我对这片土地的挚爱、长情和玫瑰花。

  我看到沿江高速在晴空初现的日子里开工,在每个雨季中排除万难掀起大干浪潮,通往未来的路日渐成型……每一个一航建设者充满希望的背影,是我对夏天永远的期盼和寄予。